云胡不瘳

我死,我生,我执。



微博@诶嘀

© 云胡不瘳
Powered by LOFTER

【贾尼】Love Me Over Again/8k一发完结

Tony8岁那年戏弄走了Howard雇佣的第11个管家,然而却没换来父母回家看望他一次。当天,Howard就重新为他选好了一个新管家——Jarvis。他第一次来家里时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条纹西装,一头软金色的短发整理得服服帖帖,温和柔软的微笑和散发着柔和蓝光的眸子看得小Tony一时移不开眼。

Jarvis微微蹲下身,合身的西服勾勒出他精瘦的曲线。他凑到Tony耳边轻声说了他们的第一句话:“第63次nice to meet you,Sir。”

Tony一时没反应过来“第63次”是什么意思,但是那一声“Sir”对他却十分受用。小孩子最喜欢的就是被当做成年人“公平”对待了。

Jarvis成了有史以来和Tony最合得来的也是被Tony整蛊得最少的管家。虽然有些时候早上醒来会Jarvis发现自己脑门儿上多了一对用黑色马克笔画的歪歪扭扭的眉毛,但相比于以前Tony还是收敛了很多。

接着,家里的女仆们发现她们工作中能直接接触到少爷的机会越来越少。Jarvis开始每天亲自为Tony下厨,那些餐点不管是外形还是味道都让Tony十分喜欢——从少爷再也不会忘记饭点和放弃叫甜甜圈以外的所有外卖这两点就可以看出来。

Tony曾在吃得不亦乐乎的时候问过Jarvis为什么他这么了解自己的口味。

Jarvis伸出手拇指轻轻地擦掉他下巴上沾上的酱料,一如既往的微笑里更添了一抹温柔,“Sir,吃饭的时候别说话,会噎到。或许是我生来就是为了了解您、服务您吧。”

原本讨厌喝牛奶的Tony后来越来越喜欢晚上睡前的那一杯热牛奶。或许是因为Jarvis会坐在他床前守着他,给他讲一些有趣的数理知识直到他睡着(他当然不稀罕那些幼稚的睡前故事),也或许是因为每天晚上Jarvis以为他睡着了之后那个落在额头上的、令人安心的晚安吻。

以前Tony讨厌去游乐园,因为游乐园里的其他孩子牵着父母的手嬉闹撒娇的时候,他只有身后紧跟着的几个保镖。而Jarvis让他开始喜欢上了游乐园,Jarvis会牵着他的手带他去买氢气球和冰淇淋,要是他放弃去坐一些危险刺激而且不适合他身高的项目,他还能获得甜甜圈奖励。Jarvis会在游乐园游行的时候把Tony举高让他骑在自己肩上去看那些滑稽的小丑和杂耍。Jarvis会在他玩累了在电影院里睡着后把他抱回家。

他也不再讨厌过生日,因为在他以为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个日子的时候Jarvis端上了自己做了一整天的蛋糕和一套修理工具,顺便附赠一个侧颊的亲吻和一句“生日快乐,恭喜您又成熟了一岁,我的Sir。”。

他开始喜欢海滩,因为每天晚餐之后Jarvis都会带着他甩掉跟屁虫一样的保镖去那里散步,捡贝壳,观潮。Tony偶尔还会兴致一上来就往海里冲,吓得Jarvis衣服都来不及脱就跟着他跳进海里。最后两个人在海里玩闹够了,Jarvis就把他捞起来,一起坐在已经没有人影的海滩上穿着湿透的衣服笑得前俯后仰。

Jarvis和其他人都不一样,他不怕Tony生气,不怕他说要给爸爸讲他的坏话,也不怕他威胁要辞退掉他。Jarvis是个奇迹般的男人,总能在Tony无理取闹或者发怒的时候用一些小把戏让他重新开心起来。他也是唯一一个被Tony允许到学校门口去接他放学的人。(要知道以前的保镖必须要在一个街区以外等他。)

Jarvis会在Tony一整天都泡在属于Howard的实验室里捣鼓引擎或者其他新奇玩意儿的时候陪着他,默契地配合着他或者帮他干一些需要体力的活,然后两个人一起在机油味里一身脏兮兮地吃午餐。

Tony的整个童年因为Jarvis而变得明媚起来。

Tony的青春期在他以13岁的年纪就读高中的时候开始了。他开始长胡子,声音也开始脱离脆生生的童音。他在Jarvis夸他的声音好听的时候很开心,但是他最喜欢的声音一直都是Jarvis的,尤其是他在说“For you,Sir,always。”的时候,低沉磁性却不压抑,带着平缓得令人舒心的语调。

在这之后,Tony逐渐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青春期的生理知识他都懂,那些事情丝毫没有困扰到他,令他烦恼的是他对Jarvis愈渐增强的占有欲。他会在发现Jarvis和家里年轻漂亮的女仆聊天,而且那个女人还不断地往他的Jarvis身上靠的时候异常愤怒地摔门离开,还因此错过了晚饭,最后还是Jarvis在他们常去的海滩上找到了他。

Tony的人际关系很好,没有人因为年纪小看他。他也很有女人缘,但是他不喜欢学校里那些涂脂抹粉香水味浓得呛人或是自然又开朗的女人,他可以和她们玩得很开心,但是就是不能喜欢上她们。他不喜欢裹在颜色各异的闪亮的唇彩里嘴唇,不喜欢露出胸脯和纤腰的所谓性感的衣服,不喜欢黏腻发嗲的娇嗔,他喜欢一直带着温柔的弧度的浅色薄唇,喜欢合身的勾勒出诱人腰线的手工西服,喜欢磁性而温暖的耳语,就像Jarvis那样。就在那个时候,Tony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自己的管家。

Tony开始时不时状似无意地说一句“I love you。”,而Jarvis永远是礼貌而有绅士风度地回应“谢谢,我想我也爱您。”,然后从容地继续做手上的事,仿佛Tony刚才说出的只是一句问好一样。

那一年生日,依旧是他们两个分享Jarvis做的蛋糕,他们躺在沙发上看Howard发过来的祝Tony生日快乐的录像,Tony解决了自己盘子里的蛋糕然后凑到Jarvis旁边要他的那一份。Jarvis拿起一块喂给大张开嘴的Tony,然后Tony舌头一卷连带着把Jarvis的手指一起含住了,两个人都有些发愣,然后默契地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在这之后,Tony考上了麻省理工,他坚持只要Jarvis一个人去陪他,而Howard也同意了,并且嘱咐Jarvis一定要保护好Stark家的未来。

Tony这次只是特别低调地在学校附近买了一个不大的公寓,将公寓近大半改造成了实验室,放着各种从Stark工业实验室里搬过来的仪器。

两年近乎于同居的生活里两人保持着介于主仆朋友和情侣之间的关系。当然了,Tony常常会有侵犯个人空间的举动,而Jarvis也一直放任着他去。

Tony16岁的生日,两人没有回到老宅的别墅,而是窝在公寓里从一堆实验器材里翻出一个放映机看老电影。

快要到午夜时还没有收到礼物的Tony终于忍不住了,自己的生日马上就要过去了,居然还没有收到今年的礼物。

“Jarvis?所以今年的礼物是什么?”

“您希望是什么?”

“你猜我希望是什么。”

然后,Jarvis从沙发上坐直,笑意晕满他蓝色的眼眸,他的右手扶着Tony的下巴轻轻摩挲着,“我猜是这个。”

他低头,吻上Tony的嘴唇,这是Tony记忆里他们的第一次接吻,仿佛一切都飘在云雾里。两人都没有加深这个吻,但是Tony已经有些呼吸急促了。

“You got me。”Tony涨红了脸扭开头,半天才冒出一句话。

十七岁时,Tony造出了Dummy的原型,接着以最优成绩从MIT毕业,Howard和Maria因此抽空回家和Tony一起庆祝了一次。

然而开心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飞机失事,Howard和Maria双双去世,Tony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看起来很平静,只是叫围在一起的女仆和保镖们走开把自己锁进了父亲的实验室里,连Jarvis都不让进。

Jarvis担心得紧,端着一杯热好的牛奶去找他,但是没有人响应他的敲门声,要不是实验室里的监控还在工作,他都要以为Tony晕倒在里面了。

“嘟。”电子锁丝毫没有阻挡到Jarvis,他走进实验室,看见Tony在拆卸他父亲最喜欢的一辆藏车的引擎,他拍了拍Tony的肩。Tony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手上的工作。

“我不喝,拿走。”

“Sir,您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我说了,我不喝!”Tony突然愤怒地转身把牛奶打翻,手上的扳手却不小心砸到了Jarvis的脸上。

“啪嚓!”玻璃杯碎了一地。

Jarvis一把将转过身来的Tony按到自己怀里不管他怎么挣扎都不松开,他轻抚着Tony的头发,低声在Tony耳边重复着:“It’s alright to cry.”

过了很久,Tony挣扎得没力气了,颓丧地窝在Jarvis怀里,然后Jarvis听到了这一回Tony的第一次哭泣,温热的液体落在他的肩窝上,顺着锁骨流进了他的心里。

之后,Tony想起自己打在Jarvis脸上的一扳手,仔细检查了一回却没有发现伤痕。

他捧着Jarvis的脸用手指细细描摹着他的脸,“Jarvis,八年了,你还跟我当初刚见到你时一模一样。”

“Sir,您还没有长大,我不想那么快老去。”Jarvis再一次,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Tony说谎。

Tony亲吻他,就像之前无数次一样,热情又歇斯底里,悲伤又无所顾忌。Jarvis格外地投入,他想把Sir的悲伤一起吻掉。

后来Jarvis在他们以前一起散步的海滩上买下了一块地,建了栋新别墅。他们搬离了老宅,但是会经常回去,看看空旷的却被打扫得格外干净的Tony度过整个童年的地方。

21岁的时候,Tony决定接手Stark工业,公司专门办了一个发布会和庆祝party。Jarvis一脸忧虑地劝Tony不要去,但是一旁的Stane却不停地强调这次发布会的重要性。Jarvis没能阻止Tony。

发布会开始之前,Jarvis为Tony整理西服,Tony看着从之前就一直一脸忧虑的Jarvis开导他:“J,发布会是必须的。会场的安保很严的,你知道,是Happy负责的。”说罢Tony拉下他的领带给了他一个吻,Jarvis在这个吻里也没有放松下来,反而给这个吻添上了些不舍和告别的味道。

“我会没事儿的。”Tony在走之前又在Jarvis的下巴上啄了一下。

发布会很顺利,Jarvis在台边看着镁光灯中心的Tony,脑中倒数着时间。

计时归零,他冲向了Tony,然后被一股巨力贯穿出去,接着枪响声才传来。

器材远程狙击步枪。足够把一头大象贯倒。被击中的人类必死无疑。

Tony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世界突然失去了声音,当他再恢复视觉时他正手脚并用地爬向那个倒下的人影。

保安及时地反应着,把想要围上来的人群全部隔开。一旁的新助理Pepper立刻叫来了救护车。

然而Tony把Jarvis抱进怀里的想要查看伤口的时候却发现Jarvis被子弹贯穿的伤口上只渗出了少量的血液,还有一种和他的虹膜颜色一样的液状物。

那一瞬间Tony的脑子里闪过千万个火花,上千个念头从脑海里一闪而过。

Jarvis躺在他的怀里颤抖着,泛着泪光的眼睛直视着Tony仿佛在说对不起。Tony脱下西服外套把Jarvis裹起来,一把将Jarvis抱起来,大吼着让人群让开。

Tony把Jarvis抱上了Happy开来的SUV的后座,控制不住音量地吼着叫他开去Stark工业最近的实验室。

“Sir,别……着急。”Jarvis靠在Tony的怀里,伸手扯了扯Tony的领带,声音有些断断续续的。

Happy没问为什么,直接把油门踩到底加速奔向了Stark工业的大厦。

Tony用手抹了一把脸,嘴唇还因为之前那种恐惧颤抖着,他强迫自己直视着Jarvis:“Who are you?WHAT are you?”

“I am I AM。I am Jarvis,Sir。”

Tony沉默了,他爱Jarvis,就算现在发现他不是人类也不能让他停止。

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Tony才再次出声:“等我修好你,你得给我好好解释。”

Jarvis听到Tony的声音,如释重负般艰难地勾起唇角,虹膜中柔和的蓝色在渐渐消退,“好……”

他的虹膜褪色成透明,曾经的蓝眼睛清透得像是最纯净的水晶。

“不不不!J!Jarvis!Stay with me!”Tony目睹着他的Jarvis就像灵魂被抽走一般变成一具躯壳。

等不及Happy停稳Tony就抱着Jarvis从车上跳下去,喘息着在Jarvis耳边咬牙切齿,“你要是敢!你要是敢丢下我!”

 

Jarvis的躯体平躺在实验台上,胸口上有一个贯穿的伤口,伤口周围已经被清理干净,从伤口处还能看见周围的器官。

Tony站在试验台前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场,周围几个穿着实验服的机械领域和人体生理学领域的精英。

“所以说,你们不能修复他了?”

“Mr.Stark,我们已经说过了,它……”

“是他!”

“是是是,他既不是机械又不是人类,同时既是机械又是人类。组成他身体主结构,骨骼和大脑的细胞在分子层面上与一种未知金属元素结合了,这让他理论上是不死的。”

“那他现在是怎么回事!?”

“他的确还活着,只是没有控制这个躯体继续活动的能力了。他的身体其他部位其实跟人体没有差异,他有人类该有的器官和感觉,同时那种蓝色的成分不明液体又使他拥有机械的功能。”

“你们为什么不能修好他?”

“Mr.Stark,无论是谁创造了他,那个人一定是个绝世天才,而且拥有超过现在几十年的科技水平,我们连蓝色液体的具体成分都分析不出来,根本没办法进行修复。”

最后一群各领域的精英带着一身挫败感离开了,这个实验室暂时被Tony私人征用,而Tony从那一天起,已经在里面耗了三天没有合过眼。他一直在补习相关的知识,如果别人修不好他就自己来。

Tony在实验室里一待就是1个多月,要不是Pepper每天都在给他送饭,伟大的天才,Stark工业的拥有者说不定会饿死在实验室里。

Pepper端着蔬菜汁和三明治进实验室里的时候忘记了敲门,刚好撞见了Tony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疼得浑身战栗的样子,急忙叫来了救护车。

在医院,Pepper守着Tony直到他醒过来,他看着Tony苍白病态的脸心疼地问道:“值得吗?”

“值得,他是我的爱人。”Tony看着点滴一点点进入自己的身体,出奇的平静。

“但他或许只是个不懂感情的机器,是在执行程序。”

Tony刚想暗笑着别人的不理解,一道灵光突然闪过,Tony捧起Pepper的脸狠狠地亲了她的额头一下,随手拔下手上的针头飞奔了出去。

Pepper追着Tony回到实验室的时候,Tony正在改造接线。

“Tony你最好解释一下什么事情可以让你还在生病的时候穿着病号服就飞奔回来了!”

“Pepper,Jarvis是机械和人类的结合体!他不是死了,他是没办法再控制躯体,那我就换一个渠道让他‘出来’!”

三天之后,J.A.R.V.I.S.服务器群建成,Tony这边也完成了意识校准和传输,当传输完成之后,Jarvis的声音出现在周围的音响里。

“Sir,真高兴再见到您”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Tony的心脏被狠狠地拧了一下,他蹲下平复着自己过速的心跳。

“Sir?Sir!Are you alright?”Jarvis透过监控看见Tony的样子很是担心。

“没事儿。Welcome home,my Jarvis。”Tony干脆坐在了地上。

“Sir,坐地上会着凉的,您还是起来的好。”

“你还是一样的婆婆妈妈!”

“当然,我还是我。【I am still I AM.】”

仿佛要补上这几十天所有错过的时间,两个人聊了很久很久。

“所以说,你是未来的我自己造的?然后在未来又把你送回来了!”

“严格的说,人工智能的数据体才是我的最初形态,的确是您创造了我,并且在赵博士的帮助下将我实体化了。在未来的某种情况下,另一个人把我送回来了,但不是您。”

“也就是说,这是第63次了,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告诉我了!”

“的确,这是我和您的第63个人生。”

“再多告诉我一些,我们以后会怎样?”

“Sir,我不能再说更多了,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造成未来的改变,时空的偏差。”

“理论上说,是这样……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足够的科技水平修复你?”

“从第2次到这次,您都问了我这个问题。”Jarvis的声音里带上了笑意,“您可以稍微关注一下纳米技术和一个叫‘再生摇篮’的设备。”

“再跟我说说我以前和现在有什么不同吧。”Tony被激起了好奇心,Jarvis在尽量不造成时空偏差的情况下满足着他。

“WHAT?最初的我居然是个花花公子,还按着月份睡了杂志的封面女郎!”Tony有些惊讶,毕竟这次自己所有的第一次和之后的所有次都给了Jarvis。

“您的确是个世界闻名的花花公子。”Jarvis确定道。

“或许那时候我只是太迟钝,没发现那个值得自己一心一意爱的人一直都在我身边。”Tony敲敲面前摄像头的镜头,笑得分外温柔。

两人聊着的时候Tony还收到了一份自己最喜欢的芝士汉堡外卖。

“也就是说我并不是每一次都想到了这种方法来修复你的。”Tony想到自己有好几次居然就让Jarvis独自在无法感知无法求助的黑暗呆了十几年胸腔里就沉甸甸的。

“只有两次,您在35岁和37岁的时候修复了我。您不需要感到难过,我在休眠状态不会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反而是您在那些年过得很煎熬。”Jarvis的声音有些苦涩,然后又带上了无奈的甜蜜,“您是那种认准了一个人就不会轻易放手的人。”

Jarvis回来了,就算没有了实体,Tony还是很开心,至少他的爱人陪着他,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都在他身边,所以他的世界照常在运转。

Tony36岁那一年,韩国首尔的一个纳米实验室对“再生摇篮”的专利注册成功,第二天地球另一边Tony就找上门寻求帮助。

四周之后,Jarvis的实体修复完成,重新载入完美契合。

“Jarvis,第63次实体载入成功,感觉怎样?”Tony把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然而内心已经翻江倒海。

Jarvis上前一步把他的Sir搂入怀里,享受着这种久违的幸福感,在他的亲吻过无数次的额角印下一吻:“Sir,我想你,想了5561天13个小时31分钟22秒。”

Tony把自己埋进Jarvis的肩窝深吸一口气,如同久经漂泊的航船归港般平静与安详:“我也是,Jarvis,我也是。”

Jarvis回来之后的第一个夜晚,Tony不让他问任何问题,也禁止了他的数据体检索把他带到Stark家老宅。

“虽然不知道我以前的事儿,但我确定只要是我就一定会这么做。”Tony把Jarvis领到他们在这一轮第一次见面的地方,Tony单膝下跪,从怀中取出天鹅绒盒子,里面有一枚样式简单的铂金戒指,“Will you marry me for sixty-third times?”

Jarvis温和的笑容变得灿烂起来,他弯下腰给了Tony一个浅吻,“我想我要第63次说‘I do.’了。”

Tony40岁的时候,他和Jarvis收养了一个叫Harley的6岁的小男孩,从此Jarvis过上了照顾两个熊孩子的生活。

九年之后,他们一起送Harley去MIT进修。五年之后,他们有了第一个孙子叫Peter,小宝宝很喜欢他的爷爷们,Tony和Jarvis也是。

当Peter到了听睡前故事的年纪,Tony就给他讲自己和Jarvis的故事,Jarvis就给Peter和Tony讲以前62次的故事。

“Jarvis爷爷!那以后是Peter把你送回Tony爷爷身边的咯?”Peter稚嫩的童音提问道。

“对啊,以后Peter会成为一个很伟大的科学家,修好我,再把我送回Tony爷爷身边。”Jarvis用空着的左手轻抚着Peter浅棕色的卷发,他的右手被正另一个“孩子”攥着。

“但是Jarvis爷爷没有坏啊,为什么要修好你呢?”

“那就要Peter你自己去发现了,科学的美妙就是在于要自己去探索,不是吗?”Tony插了进来,他猜到了答案,他拉着Jarvis给了Peter一个晚安吻,“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了,晚安,Pete!”

“爷爷们晚安。”Peter揉了揉困倦的双眼,乖乖闭上了眼睛。

关上门后,Tony把Jarvis逼进墙角,拇指细细地勾勒着Jarvis从未老去的容颜,“Peter要做的并不是修好你,而是重启你,对吗?你自己绑定了我去世你也会关机的程序,是吗?”

“您还是那么聪明,Sir。”Jarvis握住在自己脸上摩挲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仿生心脏起搏加速了,“我觉得我不能活在没有你的世界,Tony。”

Tony按住Jarvis的后颈,狠狠地吻上去,带着感动,带着绝望也带着希望。直到两人都尝到铁锈味在鼻息与口腔间蔓延。

Tony83岁,他的时间停止,病床上的他停止呼吸前取下呼吸器,Jarvis上前亲吻着他,感受着自己爱人的最后一口呼吸在亲吻间流逝,下一瞬,Jarvis的眼睛里的蓝色褪去,透明得如同最干净的水晶。

Peter56岁时,时空穿梭机试验成功,他重启了Jarvis,“Jarvis爷爷,去找Tony爷爷吧。Go loving him over again.”

Tony8岁那年,一个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竖纹西装,有着一头软金色的整理得服服帖帖的短发,温和柔软的微笑和散发着柔和蓝光的眸子的新管家来到他身边,小声地对他说:“第64次nice to meet you,Sir。”

END

评论 ( 30 )
热度 ( 194 )
TOP